牺牲阳极

谭元元,为“芭蕾”牺牲生命了太多

2022-10-19 12:00:36 147小编

在谭元元以后,国际性顶级歌剧团没华裔执行官,

在她以后也没18岁的执行官,

那个许多人不懈努力十多年都达不出的边线她一坐是十多年。

谭元元证明了我国男孩那样能跳好西欧表演艺术,

她也证明了不懈努力和天分那样关键,

披肩下也有那双支离破碎的脚。

1977年,谭元元长大在北京两个一般的家庭成员,

母亲是技师,母亲是财务会计,她是家中的独生女。

谭父是两个不擅于追念但十分负责管理盖基的男人,

常常默默地全力支持为保护丈夫儿子。

谭母是两个爽朗的男人,Purbi家中大小不一外交事务,

把家中操持得井然有序。

而谭元元自小是两个乖巧听话的男孩,

乖巧,性格内向,这种两个四口之家美好轻松。

五岁的时候谭元元第一次在电视看到了芭蕾大师乌兰诺娃的天鹅湖,

她有模有样地学着转圈圈,那是她第一次知道芭蕾,

但那时的她还没舞蹈梦,父母对她也没表演艺术方面的期盼,

只希望她好好学习,平安健康地长大。

直到11岁的时候,身为班上体育委员的谭元元正在操场爬单杠,

她活泼好动,学习成绩也十分优异。

这时两个老师从远处走过来,让她从单杠上下来,

把鞋脱掉站直,谭元元乖巧地照做了,

她并不知道这是舞蹈学院的老师,

也不知道自己先天条件优越是个学习芭蕾的好苗子。

优雅的芭蕾有着严格的身材条件,讲究三长一小两个高,

要求手长脚长脖子长,头小,脚背高,

谭元元的头小随了妈妈,长手长脚随了爸爸。

芭蕾者要求下身要比上身长出10到12公分,

这种的身材在舞台上才舒展,而谭元元长出13公分,

她可谓是千里挑一的好苗子。

老师邀请谭元元到北京舞蹈学院面试,

谭父并没抱太大希望,谭母反而兴奋不已,

她年轻的时候有两个舞蹈梦,因为时代的特殊性未能圆梦,

如今儿子有这种两个机会自然不愿错过。

那一年北京舞蹈学院仅仅招收24个人,

12个男生,12个女生,报名的学生有几千人,

谭元元被顺利录取。

等到录取通知书下来谭父却不愿意了,

芭蕾是西欧舞蹈,舞者穿着小短裙在舞台上蹦,

而且在八十年代演员不是两个稳定的职业,

辛苦、花期短还不被尊重,他希望儿子以学业为重。

全家只有母亲两个人全力支持谭元元读舞蹈学院,

就连平时最疼爱她的外公都不全力支持,不希望孙女吃这份苦。

这封录取通知书整整拖了半年,谭元元一直都没去报到,

但舞蹈学院不愿意错过那个好苗子,

老师专门打电话到家中做家长工作,催促她入学。

谭父还是犹豫了,他把决定交给命运,

扔一枚五分钱硬币,人头朝上就去舞蹈学院,

花朝上就去学校好好念书。

结果正是这五分钱注定了两个芭蕾蹈家的诞生,

人头朝上,谭元元成为班上最晚报到的学生。

她已经落下半年课,也没专业基础,

刚刚入学的她是班上最差的学生,

每次把杆踢腿她都排在最后两个,

每天重复上千次,既辛苦又枯燥。

年仅11岁的谭元元开始了住宿生活,

她哭着打电话给妈妈后悔来学习芭蕾,一点都不好玩,

父母都轮番上阵劝她坚持下来,

外公还会专门坐车两小时只为看她一眼,

再加上谭元元骨子里不服输的性格,都成为了她坚持的动力。

在舞蹈学院谭元元又遇到了一对严父慈母,

她的主课老师林老师是一位年轻漂亮又温柔的男孩,

和另一位专业课陈老师是新婚夫妻,

两人都是芭蕾者,对舞蹈有很高的要求,

谭元元是他们重点培养对象。

林老师性格温柔,除了专业训练还特别关心学生的生活,

而陈老师不苟言笑,要给学生塑造两个严师的形象,

就连舞蹈鞋没放好这种的小事也要骂人。

谭元元十分不懈努力,经常下课后自己加练,

她柔韧性好,协调性也好,

很快就从底子最薄的学生变成最优秀的学生,

经常代表学校出去比赛。

陈老师和林老师都以她为骄傲,

但陈老师从未表演过她一句,他常常逼着谭元元做得更好,

也是因为有这种的严师才培养出了不可多得的高徒。

谭元元14岁的时候出国参加国际性芭蕾大赛,

陪同她一起去的正是林老师,除了指导动作外还要帮她化妆。

但她们到了比赛现场才发现舞台不是平的,

而是向观众的角度倾斜五六度。

在西欧的一些歌剧院,为了让观众看到舞者脚上的技术,

会特意做成倾斜舞台,也有许多西欧舞者自小在倾斜舞蹈室里练习,

但这是谭元元第一次登上这种的舞台,

原本就紧张的她还得重新适应舞台的平衡。

林老师一边安慰她别紧张,一边自己紧张到画眉的手都抖了。

等到谭元元上台的时候,她两条腿发软,

全身没了力气,转身对林老师说,我不敢。

结果林老师一脚把谭元元踹上了舞台,

随着音乐响起她下意识地开始跳舞,

是这一脚踹出了两个金奖,也踹出了谭元元的刷奖之路。

接下来几年谭元元几乎拿遍了国际性芭蕾大奖,

她还见到了小时候的偶像乌兰诺娃,对方盛赞她是满分男孩。

谭元元也是第两个在国际性舞台上大放异彩的东方面孔,

她用自己的实力告诉世界,我国男孩也能跳好芭蕾。

1994年,刚刚17岁的谭元元已经创造多项纪录,

在国际性芭蕾台上小有名气,她受到央视春晚的邀请,

登台表演了一首《思乡曲》。

这时国内各大芭蕾团都抢着要谭元元,

承诺了最好的待遇,超规格的演出,

国际性上也有许多顶级舞团邀请她加入,

其中就包括美国三大芭蕾团之一的旧金山芭蕾团。

谭元元最终选择了旧金山,年仅18岁的她漂洋过海开始异乡生活,

那时她连英语都不会,更没两个朋友。

在旧金山舞团谭元元同样获得了破格待遇,

她没经历学员和群演,直接成为独舞演员,

这是许多舞者不懈努力多年都达不出的级别。

谭元元明显感受到了来自周围的恶意,

只要她路过就能感受到旁边的白眼。

有的时候排练更换了训练室也没人告诉她,

谭元元两个人在训练室等了两个小时才知道换地儿了,

等到她去到新的训练室发现她的边线早已经被顶替了。

甚至有时谭元元的鞋子会莫名其妙失踪,

芭蕾演员的鞋是最关键的工具,

每双新鞋太硬不合脚,必须要缝过之后才能登台,

而每个演员最清楚自己的脚,鞋子都是自己缝。

谭元元在登台以后发现自己缝好的鞋不见了,

只能匆匆忙忙再缝那双,忍着剧痛登台演出。

这一切她都无处发泄和抱怨,只能打越洋电话给妈妈,

母女俩抱着电话隔着太平洋一起哭。

但谭元元并没被这些排挤打败,

她依旧每天第两个到排练室练习,最后两个离开,

她的舞蹈服和舞蹈鞋随身携带,每次都带两双鞋。

有一次原定主演在演出前一天手指受伤无法登台,

团长只能紧急找到谭元元,问她能不能一天学会舞蹈。

谭元元并没多想立即答应下来,

她一夜没睡,学会了这段长达三十分钟的舞蹈,

这段舞技巧复杂、动作多样,正常需要三周的排练,

而她只练习了一天便零瑕疵演出。

这一战让谭元元成名,她成为舞团的执行官演员,

也是舞团历史上最年轻的一位,更是第一位华裔执行官。

这件事也让谭元元明白这里是两个竞争的环境,

东方文化里的谦让行不通,舞台下永远有两个B角等着顶替她。

芭蕾者是两个花期十分短的职业,

各大舞团的执行官也是一年一签约,

只要你状态下滑就会被放弃,还有更多年轻舞者不断涌入。

谭元元那个执行官守得并不容易,

她几十年如一日地维持着高度自律的生活,

每天八点起床,九点热身,十点训练,

严格控制饮食,保持体重,身高166的她只有47公斤。

此外她的那双脚是重点为保护对象,

这双脚满是伤痕,脚趾外翻,粗糙不堪,

这是常年练习的结果,也是芭蕾的灵魂。

谭元元为自己的双脚投了巨额保险,

不能去爬山,不能走特别硬,特别危险的路,

而且她根本没自己的时间。

旧金山作为国际性知名芭蕾团,每年的演出都排满了,

一场精彩的舞剧经常要世界巡演,

作为执行官的谭元元一年的演出多达一百场,

除了演出她都在训练,几乎没休闲和娱乐。

有一次谭元元回到北京演出,

她匆忙给外公打两个电话问候,

外公当时在北京,只想见宝贝孙女一面,

但谭元元马上要飞往美国,来不及去北京。

而她刚刚落地美国就听到了外公去世的消息,

这成为她一生最大的遗憾。

幸好谭元元的父母退休后都来到美国照顾她,

一家人聚在一起给她巨大的精神力量。

谭元元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成为享誉国际性的表演艺术家,

她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亚洲英雄,

她和刘翔一起入选‘亚洲20位40岁以内最有影响力人物’。

旧金山的大街小巷都是谭元元的广告,

而4月9日被定为旧金山的谭元元日,

以此表彰她在表演艺术上的杰出成就。

原本谭元元计划跳到35岁便退役,

这也是大多数芭蕾者的选择,

她合作过的对象也两个个都退役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能力在不断下降,

很难将自己维持在巅峰状态,

她在2012年35岁的时候已经获得专业杂志颁发的‘终身成就奖’。

但在谭元元出演现代歌剧《小美人鱼》后,

她改变了想法,小美人鱼用声音换来了双腿,

却没等到自己的爱情,她痛哭挣扎失望,最终成为泡沫。

芭蕾对于谭元元来说是她的腿,

虽然这项职业不断挑战着她的生理和生活,

但舞台也是她最自由的地方,她要为此继续奋斗。

《小美人鱼》演出结束后,谭元元在台上泪流满面,

台下响起经久不衰的掌声,许多观众被感动落泪,

导演感谢她跳出了角色的灵魂。

这部经典的歌剧延续了谭元元的表演艺术生命,

也让她成为舞台上的奇迹,她继续跳舞,

继续当执行官,只不过要做的事情更多。

2015年,谭元元回国成立了自己的舞蹈工作室,

想通过自己的影响力让更多的我国孩子接受专业芭蕾教育,

同时她还担任着旧金山舞团的执行官,不断往返中美之间,

参加巡演、发行书籍,出席各种活动。

然而2019年一场疫情打乱了她的计划,

许多剧场被迫关闭,忙碌的谭元元无法演出。

2020年,当她作为选手出现在综艺节目《舞蹈风暴》上,

许多参赛选手都十分惊讶,不相信她竟然屈尊来比赛。

谭元元站在舞台上带来了轻松的演出,

提及参赛原因她只说了一句,我已经七个月没演出了。

对于谭元元来说,她早就过了争名夺利的阶段,

比赛中她不懈努力配合年轻舞者,丝毫没架子,

她只想站在观众面前跳舞,让芭蕾被更多人看到。

随着这档综艺节目的热播,更多国内观众认识了这位殿堂级舞者,

也有更多人真正了解到了芭蕾,这也是她想做到的。

2021年,谭元元第三次登上春晚,

她的身材、状态和十多年前丝毫没变化,

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优雅。

唯一可惜的是今年45岁的谭元元还没结婚生子,一直和父母住在一起。

她曾透露想要找两个像母亲那样的男人,

能够全力支持她的事业,能够陪伴她、懂她,

几年前她在接受采访时曾透露正在恋爱,

她也期待着人生另两个阶段的到来,甚至计划过生孩子。

但愿谭元元能够早日实现自己的愿望,

她已经创造了芭蕾的奇迹,她值得一份轻松的美好。

文|Nancy

首页
产品中心
专业知识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