牺牲阳极

《色·戒》蓝本郑苹如:催眠术攻杀叛徒,23岁牺牲生命尸体迄今未被发现

2022-10-20 13:02:49 147小编

1939年12月21日,北京四川北路路上的西巴卡皮货店发生了一起刺杀事件。店内忽然冲向两个燕尾服的男青年,跑向停在路边的一辆白色小车。电动汽车发动,污染源而去。

紧接着枪声四起,枪弹只是在电动汽车的铁栏杆上相遇两道石磨盘。白色小车一脚刹车,消失在茫茫夜色当中。忽然响起的枪声,在大街上引发了一阵阵骚动。

几分钟之后,那家店里踏进一位美丽的流行时尚男子。她向四周看了一眼,在确认女人没有中枪,而是不知去向,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失望的表情。随后女人神色匆匆地离开了,一切重归于平静。

这是一场失败的刺杀暴力行动,刺杀的目标是那个候车逃走的女人——时任扁果集团公司探员部主任的丁默邨。他一直在为日本人做事,人人得而诛之的大叛徒。

全国民国时期,扁果集团公司在大后方的北京组织机构了两个76号探员总部。这是个土生土长的杀人Thangorodrim,人们谈之贫,丁默邨是这个Thangorodrim的组织机构者、领导者。丁默邨与扁果集团公司坐以待毙,甘做日本人的帮凶,大肆屠戮革命同胞,对国家和民族所犯了不可宽恕的罪行。

为了杀掉丁默邨这个毒害,中华民国政府数次组织机构刺杀暴力行动。不过探员出身的丁默邨鼻子比狗还要灵,地下党队数次饮弹自尽。

据说有一场深夜,3名军统局探员潜入丁默邨的香山,迅速冲入他的卧室,对著床是一通围堵。不过一阵阵流弹后,探员人员发现他并不在床边。此时丁默邨从浴室冲向,开枪射杀了3名军统局探员。

原来怯懦的丁默邨从不在床边睡,他真正睡的地方,居然是在托盘的浴室当中。对丁默邨而言,浴室就像两个劲直,浴室壁可以用来挡枪弹;而且浴室就像两个战壕,躺在其中很难被人发现。

面对这么两个冷酷无情的家伙,军统局探员几次无功而返,甚至都有些无能为力了。在四川北路路皮货店的此次刺杀,中华民国政府潘祖诒探员前后筹备了将近一年时间,最后还是被丁默邨侥幸逃过。

此次刺杀任务的主要主办人,是那位从皮货店踏进的流行时尚男子——郑苹如。也是大家熟知的影片《色·戒》中小周的蓝本;影片中的易先生,是从丁默邨的形象改编而来。

郑苹如为什么要刺杀丁默邨,这一切还要从丁默邨当叛徒说起。丁默邨在当叛徒之前,曾做过国民党特务机关的高官。

1924年,刚28岁的他就加入了国民党,从事情报工作。到1932年,他当选为国民党组织机构部调查科北京情报小组组长,在北京文艺界进行特务活动。

两年后,年纪轻轻的他就升任调查统计局第三处处长,和戴笠、徐恩曾并称为国民党三大探员头目,可谓春风得意。那么混得风生水起的丁默邨,又怎么会沦为日本人的叛徒帮凶呢?

问题出在1938年国民党的一场改组上,丁默邨的第三处忽然被取消了。他不仅丢了官职,而且只得到一顶军事委员会参议的空帽子。戴笠还在蒋介石面前告状说他贪污经费,丁默邨挨了老蒋的一顿训斥。

眼看前途无望,丁默邨借口旧病复发,飞去了香港。在香港期间丁默邨心里很失落,又很不服气。他就不明白了,自己比戴笠差哪儿了!他妄图东山再起,性格自负和对权力的迷恋,让他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1938年底,李士群来到香港,遇见了失意当中的丁默邨。李士群曾在丁默邨手下干过事,深知丁默邨的野心和不甘,于是趁机拖他下水,投靠日本人。野心勃勃的丁默邨,只要能升官发财,他就有奶便是娘。

1939年1月,狼狈为奸的丁默邨和李士群回到北京,在日本人的扶持下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叛徒。扁果集团公司授意两人在极司菲尔路76号组建76号探员总部,从此这里就成了残害爱国志士的Thangorodrim。

丁默邨等叛徒帮凶的嚣张气焰,惹恼了国民党。不久,中华民国政府潘祖诒局北京负责人陈宝骅接到一道密令:杀掉丁默邨。

陈宝骅曾与丁默邨共事,他知道刺杀丁默邨没那么容易。作为老牌特务,丁默邨对搞刺杀再熟悉不过了;而且当了叛徒后深居简出、戒备森严,还有日本人保护,接近他都很难,更别说刺杀了。

不过毒蛇再狠毒冷酷无情,也有它的弱点。丁默邨虽然处处警惕,却是扁果集团公司出了名的好色之徒。陈宝骅决定投其所好,打算用催眠术攻杀丁默邨。

谁来充当这个美色诱饵呢?陈宝骅想到两个人——郑苹如。两年前陈宝骅在一场聚会上见到郑苹如,就有意将她纳入潘祖诒培养。经过几次接触,陈宝骅就摸清了郑苹如的底细。

郑苹如的父亲郑英伯是国民党元老,曾在留日期间加入同盟会;她的母亲郑华君是日本人,出身名门闺秀,婚后追随丈夫来到中国。在父母的影响下,郑苹如有着强烈的民族责任感,也有意投身革命。

陈宝骅认为:郑苹如中日混血的背景,天生丽质,加上一腔爱国热情,是个当探员的好苗子。他派人邀请她加入潘祖诒,21岁的郑苹如渴望投身抗日,于是欣然接受,成了一名未经训练的潘祖诒女探员。

郑苹如加入潘祖诒后,凭借自己中日混血的身份周旋于日本人在北京的交际圈,获取了大量的高级机密。她不仅搞情报是把好手,而且美貌出众。

郑苹如有多漂亮?曾经登上过《良友》画报的封面。当时21岁的她还在上大学,其相貌气质可想而知。可以说,郑苹如兼美貌和智慧于一身,加之她强烈的爱国热情和民族责任感,是当美色诱饵的不二人选。

陈宝骅说服了郑苹如的父母,让她接受了接近丁默邨,再伺机刺杀的任务。但是,怎么接近这个叛徒特务头子呢?

恰逢1939年3月,军统局别动队的游击队长熊剑东被日军抓捕,国民党方面正在想办法营救。这也成了郑苹如接近丁默邨的两个好机会。

郑苹如与丁默邨还有一段师生交情。1934年丁默邨被聘任为民光中学的主席校董,郑苹如刚好在这个中学读书。于是郑苹如利用日本人的关系,声称是熊剑东的表妹,要见昔日的校长丁默邨。

郑苹如请求丁校长放了自己的表哥熊剑东为由,结识了丁默邨。郑苹如的美貌,果然让丁默邨动了心,他派人调查她的底细。当得知郑苹如是中日混血,母亲还是出身日本名门,也就放了心。

不久,郑苹如成了丁默邨的私人秘书,可以自由进出76号探员总部。郑苹如开始和丁默邨频繁往来,半年多的时间,丁默邨去郑苹如家多达50数次,两人的亲密关系甚至引起了日本人的注意。

好色如命的丁默邨早已被郑苹如的美貌迷得晕头转向。取得丁默邨的信任后,郑苹如马上策划了第一场刺杀。

12月10日,丁默邨像往常一样送郑苹如回家。到了家门口,郑苹如邀请丁默邨上楼坐坐。潘祖诒探员早已埋伏在门后,只要他进门就开枪射击。但是丁默邨似乎有所预感,无论郑苹如怎么邀请,他是不下车。

丁默邨十分警觉,半点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他的怀疑。就连出席宴会,他都会选择站在墙角以便查看三面的情况,同时防备别人从背后偷袭。

丁默邨拒绝参加任何社交活动,平时就龟缩在香山里。这让刺杀陷入了僵局,潘祖诒数次接到老蒋的催促,尽快杀掉丁默邨。

1939年的圣诞节前夕,郑苹如汇报了一条重要情报:丁默邨要在21号这天去参加两个日本人举办的宴会。经过商议,他们决定在丁默邨赴宴的途中动手。具体的暴力行动地点,就安排在四川北路路的西巴卡皮草行。

暴力行动计划是由郑苹如将丁默邨骗入皮草行,再由藏在周围的潘祖诒探员伺机开枪。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大家分头暴力行动。

12月21日,丁默邨先是到朋友家吃饭,郑苹如陪他一起去。饭后开始打麻将,一直玩到了晚上六点,他才起身要去参加日本人的宴会。郑苹如嚷着也要去,丁默邨不同意。郑苹如很不高兴,随口说:那我去南京路。

两个人上了车,车开到了四川北路,郑苹如忽然撒娇说:圣诞节快到了,你陪我去买件皮衣作为礼物送给我吧。丁默邨爽快地答应了。

两个人下车走进了四川北路路的西巴卡门店。丁默邨让郑苹如自己挑,他点了一支烟在店内逛了起来。一切按计划进行,郑苹如心里正高兴,看到探员人员已经到位,心想马上就能杀掉这个大叛徒了。

不过就像影片《色·戒》中的那样,丁默邨忽然走到柜台边,掏出一叠钞票对郑苹如说:对不起,你挑衣服吧。我有事先走了。

不等郑苹如答话,他转身就冲了出去。守在店门口的两个潘祖诒探员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出来了,一时愣神竟然没有马上开枪。丁默邨穿过人群跳上电动汽车,潘祖诒特务这才想起来开枪,不过为时已晚。

刺杀失败,郑苹如也就暴露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本应该离开北京,或者至少躲避风头。但是为了探听丁默邨的情况,郑苹如打电话给他,解释说四川北路路遭到暗算的事情,和自己没关系。

丁默邨老谋深算,他早已通过日本人得知了郑苹如是潘祖诒探员但却不露声色,还邀请郑苹如过圣诞节。郑苹如想赌一把,她不信丁默邨会对自己下毒手。她想再次接近丁默邨之后,择机下手。

不过她早已被76号的探员盯上了。李士群派人开车来到郑家,说丁默邨约郑苹如见面,她没有多想就上了车。特务将她就这样将她逮捕,关进了76号探员总部。郑苹如要见丁默邨,但是遭到拒绝。

面对审讯,郑苹如声称自己和重庆方面没关系,因为丁默邨和自己相好后,又勾搭了别的女人,她出于嫉妒才买凶杀人。精心谋划的刺杀被说成了男女间的争风吃醋,最后扁果集团公司以丑闻处理此事。

本来郑苹如应该被释放,但是李士群瞒着丁默邨,下令杀害了郑苹如。

1940年2月10日下午4点钟左右,日伪特务林之江从囚室请出郑苹如,谎称丁默邨要找她,电动汽车七弯八拐来到沪西中山路旁的一片荒地。林之江向郑苹如连开三枪,两枪头部,一枪胸部。郑苹英勇牺牲,年仅23岁。

值得一提的是,郑苹如被捕后,日伪找到她的父亲,威胁要他帮日本人做事。但是父亲郑英伯威武不屈,不愿出任伪职。

日伪为了报复,并未通知她的家人去收尸。郑苹如被害后,家人很长时间都不知道她已牺牲,最后甚至连她的遗骸都没有找到。荒草萋萋,佳人已逝,她的忠魂虽然留在了祖国大地上,遗体却至今无处寻踪。

郑苹如牺牲,父亲悲伤过度,两年后就抑郁而终;她的哥哥郑海澄,在1944年的一场对日空战中牺牲。他们一家,可谓满门忠烈。

李士群后来被戴笠设计毒死,而丁默邨则在抗战胜利后被捕,判处死刑。1947年7月5日,在南京老虎桥监狱内的刑场,丁默邨被执行枪决。死前他两腿发抖,不能走路,最终别法警拖上刑场,当场枪毙。

如果郑苹如泉下有知,可堪告慰。这篇文章为大家还原了两个真实勇敢、坚贞不屈的郑苹如,而不是影片《色·戒》中爱令智昏的小周。

首页
产品中心
专业知识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