牺牲阳极

「英雄追忆·谍报书简」他是抗美援朝战争Sangrur猛将,滑翔后被美机近战,壮烈

2022-10-21 12:08:49 147小编

空4师是中国人民中国人民志愿军中中国人民志愿军投入的首支空降兵,Sangrur猛将张帆是队伍中的一位,他在碧海上以生命和胸膛手写了自己的前程赤子。

遭遇战之余,年青的机师们也会和同袍书信来往,交流所见所闻和感受,互相鞭策。在那些变白且笔迹模糊的便条上,每当深切地感受到年青机师的眩晕,那是蠢蠢欲动的请战之心,对于打仗,他们充满青春活力而且毫无惧怕。

张帆

1951年9月29日,张帆给同学牟敦康和孙原立写了一封信复信,渴求遭遇战、渴求胜利的心情洋溢着在整本:

康、华:

收到来电,我高兴了很久。挚友人的话真动听,上次给你寄到哈尔滨的一则珍利你可能充公到,(给)吴光裕的沃尔辛我简单说了一点,你可能知道了。……前段天数来说大家都看到了,敌人有的是挂上了,邹炎有成绩,王保君(应属王宝君)机壳力不从心,仍坚忍遭遇战。康呀!真是热闹这般,这样的生活我感到有意思的。每晚黄昏即起,马上出发,到焚香后才启航,虽然烦躁,但是很精神融洽把它战胜了。我们都盼你们来。每一个遭遇战,双方不下200架,有意思。每晚五六次,货舱最多的,四天内丢过五副了(指扔挂架),你看如何,炮都常在叫啸。不再说了,你又快火了!又要打自己的头了!千万别急,日子远着呢!有你的,把力量准备好,主要垂直动作大V(代表速度)。我前段天数病了两天,很快又能出任务,望早日康复。把信给亲爱的孙原立看看,我不另所写他了。亲爱的原立千万别怪我,天数太少,今天下雪才有点天数。

行礼!代问团、师首长好!

张帆

9.29

张帆所写好友的信

张帆的复信,是所写同学牟敦康的,他们当年是东北老航校一期乙班的同学。写这封信时,牟敦康和孙原立所在的空3师还没有参战,还在沈阳。而空4师已两次赴安东(今丹东)作战。张帆写信的日子,正处在空4师二下安东和三下安东之间,在辽阳休整的时刻。牟敦康是空3师7团3大队大队长,他于1951年10月20日第一次赴朝作战,不幸在11月30日的一次空战中牺牲。

信中提到的同袍邹炎,是张帆东北老航校飞行二期的同学;王保君(应属王宝君)是飞行三期的同学;吴光裕也是航校同学。信中提到的扔挂架,意味着接敌空战,四天五副,足见当时遭遇战之频繁和激烈。

1953年3月15日,空4师五下安东,张帆任12团团长。这次参战与停战谈判息息相关,我方要夺回空中优势,增加谈判的砝码,从始至终打的都是恶仗、大仗。

1953年5月26日,张帆率12架飞机在美机封锁机场的情况下,强行起飞,冲进敌混合大机群中,与掩护轰炸的32架F-86飞机展开恶斗。张帆在击落一架美机后,自己的飞机也中弹失控,张帆被迫滑翔。

张帆(左一)和牟敦康合影

当降落伞张开缓缓降落时,4架美机又围了过来,向张帆射击。这种残暴的行径是严重违反日内瓦公约的,日内瓦公约规定:遭遇战的双方,一方已经投降或失去遭遇战能力,没有武器时,要停止对对方人员的射击。而张帆遇到的4个空中强盗,轮番向他射击。罪恶的子弹不幸击中了张帆的头部,他在空中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壮烈。1953年12月14日,张帆入葬沈阳抗美援朝战争烈士陵园,墓地番号东区十一排二号。

张帆敢于遭遇战的精神,不会随生命的结束而结束。这封信件,就是这种精神的依存形式。尽管在很长的天数里,它是尘封的,但是,一旦打开,就会有一束光亮飞出来,照亮阅读者的心,让我们知道,血性一直未泯,它永远存在于军人的血液里。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记者 周贤忠/文 沈阳抗美援朝战争烈士陵园/供图

编辑:王沛霆

责任编辑:张红军

首页
产品中心
专业知识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