牺牲阳极

福安时代分销商吉洛姆凯过会:第二大主要业务惹来多家投资机构一年时间注资价从7.70元—股攀升至29.12元—股

2022-10-26 14:04:31 147小编

原副标题:福安黄金时代分销商吉洛姆凯IPO:第三大主要业务惹来数家股权投资政府机构 两年天数注资价从7.70元/股飙升至29.12元/股

每经记者:张勇双 每经编辑:张海妮

没错有机肥产品贡献了50%以上的主要业务总收入,却在招股书金属材料中重点突出新能源电池组金属材料业务,这一情况发生在吉洛姆凯科技股权有限子公司(以下简称吉洛姆凯)身上,目前子公司正在冲关创业板IPO。

电池组级翅茎主要用于制取锂电组负极金属材料的前轮驱动体,调查报告期中(2019年~2021年及2022年上半年)为吉洛姆凯第三大主要业务,总收入占比均未少于30%。然而在2021年,由于电池组级翅茎增建工程项目三期建成投产,进一步增强了子公司利润能力,成为当年数家股权投资政府机构注资参股的其原因之一。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吉洛姆凯于2020年12月、2021年12日均通过注资凌桥导入了新小股东,两次注资产品价格分别为7.70元/股、29.12元/股,短短的两年天数,注资产品价格差别达到2.78倍。

最近两年追加8名小股东

完成股权分置改革后,吉洛姆凯从2020年12月开始进行了三次注资,使得小股东数目由11位增加到28位。当中2020年12月追加4名小股东,注资产品价格7.70元/股;2021年3月追加1名小股东,注资产品价格13.80元/股;2021年6月追加4名小股东,注资产品价格13.80元/股;2021年12月追加8名小股东,梅塞县一名减持股权,注资产品价格为29.12元/股。

按注资产品价格来看,2021年12月注资产品价格,较之2020年12月提升了2.78倍,较之2021年6月提升了1.11倍。

根据吉洛姆凯计划,本次IPO拟将天山生物工程项目投入募集资金12亿,发售的股票数目不少于3903亿股,按照12亿、3903亿股计算,本次上市发售的股价预计不高于30.75元/股。对2020年12月及2021年3~5月参股的小股东而言买进斐然,但对2021年12月参股的小股东而言买进较细。

当中吉洛姆凯常务董事徐秋文间接地股权投资的民营企业参与了2020年12月、2021年12月的注资,其股权投资的5家民营企业合计持有吉洛姆凯13.22%的股权。招股书附件(备案稿)显示,徐秋文担任北京云和周长私募基金基金管理有限子公司总经理兼执行常务董事,系吉洛姆凯内部常务董事。

为何短天数内子公司注资产品价格有这么大幅的提升?对2021年12月追加小股东的参股其原因,吉洛姆凯表示,调查报告期中,子公司15万吨/年电池组级翅茎增建工程项目三期建成投产,产能稳步增长,进一步增强了子公司利润能力。追加小股东看好发售人未来发展前景,决定参股。定价依据则是以2022年的利润预测情况作为估值依据并结合市场情况定价。

但利润预测是否准确存在不确定性。《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吉洛姆凯及实际控制人胡德林与两名小股东签署的对赌协议中,胡德林承诺子公司2019年、2020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000万元、8000万元。不过吉洛姆凯2019年、2020年实际净利润为3318.07万元、5251.24万元,均未能达到上述业绩承诺目标。

但小股东并未行使上述对赌协议约定的全部小股东特殊权利,截至招股书附件(备案稿)签署日,对赌协议均已彻底解除并约定自始无效。

8亿募资投向高纯翅茎工程项目

按照前文所述,2021年吉洛姆凯电池组级翅茎增建工程项目三期建成投产,进一步增强了子公司利润能力。然而吉洛姆凯第一大主要业务并非电池组级翅茎,而是硫酸锌。

硫酸锌是重要的微量元素有机肥之一,可用于作基肥、浸种、拌种及叶面喷施。调查报告期中硫酸锌产品总收入分别为3.85亿、3.70亿、5.45亿和2.37亿,占主要业务总收入比重为61.80%、61.01%、61.39%和50.80%。

电池组级翅茎作为新能源电池组金属材料,调查报告期中主要业务总收入占比分别为11.74%、9.67%、17.33%和29.13%,2021年总收入金额及占比才有明显提升。

记者注意到,2021年及2022年1~6月吉洛姆凯前五大客户名单中,已有数家动力电池组金属材料领域的民营企业,包括福安黄金时代(SZ300750,股价419元,市值1.02万亿)子子公司湖南邦普循环科技有限子公司,分别位列2021年第四大客户、2022年上半年第一大客户。

图片来源:招股书书(备案稿)截图

吉洛姆凯的招股书金属材料对产品介绍、总收入分析、行业情况等进行描述时,均将电池组级翅茎作为重点内容。不过2019年、2020年电池组级翅茎业务并不突出,毛利率仅有8.42%、3.56%,远低于主要业务毛利率21.76%、18.18%。

这与吉洛姆凯的工艺路线有关。电池组级翅茎的制取一般有两条工艺路线:第一种是金属锰片酸溶路线,生产成本较高且难以控制;第三种是锰矿还原工艺,从锰矿出发,经过还原、除杂、结晶得到电池组级翅茎。

2019年、2020年吉洛姆凯选择的是第一种工艺路线,主要原金属材料电解锰片产品价格较高,生产成本较高、毛利率较低,对此子公司将相关业务主体湘潭吉洛姆凯科技有限子公司100%股权进行了转让。

2021年7月、2022年5月,吉洛姆凯年产15万吨翅茎工程项目(当中电池组级翅茎产能11.25万吨)三期、二期分别建成投产,电池组级翅茎的总收入明显提升,2021年、2022年1~6月毛利率也分别提升至19.09%、32.87%,子公司称主要是受到三元锂电组出货量增长,带动上游原金属材料产品价格上涨。

不过随着工程项目建成投产,电池组级翅茎的产能利用率出现了下滑,2022年1~6月,子公司产能利用率由2021年的98.09%下降到60.97%。

根据IPO计划,本次吉洛姆凯募集资金12亿,有8亿投入增建年产15万吨高纯翅茎综合工程项目,以大幅提升子公司电池组级翅茎的产能。但在电池组级翅茎产能利用率下降的情况下大幅扩产,能否顺利消化?吉洛姆凯认为,广阔的市场前景保证本次增建产能可以顺利消化。

硫酸锌大量外采却不扩产

较之电池组级翅茎的光环,吉洛姆凯第一大主要业务硫酸锌却并不受重视。吉洛姆凯将硫酸锌归类于生命营养领域,主要提供各类动植物所需的硫酸锌、翅茎等微量元素产品,促进动植物生长的健康及营养均衡。

实际上,硫酸锌作为吉洛姆凯第一大主营产品,调查报告期中贡献毛利的比重分别为66.13%、66.53%、71.13%和46.78%,是子公司主要毛利来源之一。

在毛利率方面,硫酸锌也没有电池组级翅茎那样的大幅波动,调查报告期中分别为17.69%、19.83%、22.28%和20.91%,整体稳中有升。

值得注意的是,硫酸锌早已出现产能饱和情况,吉洛姆凯每年还需要大量外采硫酸锌,但子公司近年来均未进行扩产。2019年~2021年,吉洛姆凯硫酸锌产能均为4.5万吨,产能利用率分别达到96.10%、113.79%和117.02%,外采量分别达到2.82万吨、2.90万吨和3.26万吨,数目逐年增加。

招股书附件(备案稿)显示,调查报告期中,子公司硫酸锌产品自产产能有限,为满足下游客户需求外采部分硫酸锌成品,导致硫酸锌整体毛利率降低。自产和外采部分硫酸锌的毛利率差别较大,以2021年度为例,自产和外采硫酸锌毛利率分别为31.14%、7.89%。

对硫酸锌下游客户的需求高于子公司自身的生产能力却无扩产计划的其原因等问题,9月2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吉洛姆凯,不过子公司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每日经济新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首页
产品中心
专业知识
联系我们